废狗

分子是永远在不规律运动的!
爬墙也是!

名朋好好玩,虽然开了坡的皮不过目前还是绝赞单机。等吾辈找到气一定要去水区蹲乱步君!


发完戏以后光速卸载名朋,不愧是我。


罗伊中心游戏 雨天注视安装教程

警告:本游戏为大佐中心一切cp,有bg bl ,涉及拉郎cp ,不要打出奇怪结局以后过来找我毕竟我也只是个搬运工。

单纯给个教程,之前几天安装包应该想要的我都给过了,如果实在没拿到……好吧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R7cNuifMAEOwfmtd3Mojw 提取码:z033(我努力一下看看会不会河蟹)

过时不补,也别找我要。

第一步,从网盘下载,这步如果还需要我教的话就去面壁!

第二步,打开压缩包,我给过压缩包的人都知道我给了提示,这么简单还不会开的通通去向修斯道歉(为啥啊)不过我在这里也会给出就是了。


我生气了这张图传了半个小时。

第三步打开压缩包之后不要去管里面那个小压缩包,因为他是损坏的(ntm)(这不是我的锅我当年下载下来就这样。)

如果你的电脑没有Daemon Tools就去下载一个,网上也有破解版(记得别下载他的附送程序,没用)

这个时候你就能打开前两个只有1kb的文件了。


二选一看你喜欢哪个开哪个(等会)

然后他会弹个窗口给你,选第一个亮着的那个,也就是第二行那个。

这个时候你应该还是能看懂的,找个你喜欢的地方安装就好了,之后就会变成一大串乱码。(这也不是我的锅,当年就这样)安装好了以后我记不得是要点取消还是确定了,反正一次不行再来一次(因为有一个选项好像是卸载来着,记不清了/你这个金鱼脑袋)

这个时候打开你之前选择的那个安装文件的地方,就能找到游戏了(不过因为软件过于古早应该全是乱码就对了,记得自己上网搜索app乱码转换器,那个百度上有教程,讲的比我好。)

z最后,退坑许久才爬回来的老咸鱼小声嘟囔想要一起厨大佐嘲笑雨天无能的好友,以上。(我超好说话的熟了还会给你塞仓鼠15年屯的各种焰钢修佐佐莎粮)

不好意思今天拔牙弄了一天,下午太疼了直接睡了

明天我一定把攻略弄完


818那个只看不买的白嫖人

呜呜呜你们快来看绝美爱情,我永远喜欢弧叶叶太太,她太会了
一定要去原文底下夸她她太谦虚了!

弧光流转:

原创主角花店老板

@废狗

我好菜,写我没怎么了解过的cp太难了

不打tag,丢人

nmd为什么我看不到后面的漫画资源


1

在横滨生活是件困难事。

不是我吹,但经历过什么白鲸坠落,港黑武侦反目又合作,武侦白了又黑黑了又白等等等等,就算下一秒陨石撞地球我们横滨人都不会眨一眨眼。

……但这不代表我能忍受每天都有那么一两个穿军装的人在我这个小小的花店到处晃悠。

话说你们这么正大光明穿军服没问题吗?你们副队长拒绝了几个死宅合影已经快要造成军民流血战了不收敛一下吗?


2

末广铁肠。

我敢打包票这天天来我这看花不买花的白嫖混蛋绝对就是那个政府的军官。

然后身边不时出现的白发小哥就是条野采菊了吧。

——我怎么知道这个政府机密?

我兄弟在侦探社,之前全民反侦的时候一通加密哭爹喊娘,除了他床底的私房钱跟没见过面的女朋友,还给我把追杀者详细的描画了一遍——他真的用邮件给我发了手绘素描懂吗?他到底怎么一边被追杀躲藏一边还画画不手抖的啊??

我给新鲜的花喷上水,感慨道。

侦探社真的都是神人。


3

他俩肯定有问题。

凭借我母胎solo二十多年,专业牵红线十多年的经验,不说狗血的双向暗恋,至少他俩对互相的好感度肯定比普通朋友要高上那么一点点(比划出了指尖宇宙.gif)

你看末广先生对条野先生的眼神,还有理刘海并细心整理帽子的动作,啧啧啧。

虽然他俩总是吵吵闹闹的……等等这个拌嘴也很瞎狗眼的好吗。

快点告白不好吗?


4

末广先生,如果你不买的话请您不要再看我们店里的白菊花了。

就算它们跟条野先生的发色很像也不行。

说真的,送白菊花求爱是会被打的。


5

“我希望你现在就去死。”

“哦。”


6

看吧果然被打了。


7

隔壁咖啡馆别打110了,报警没有用,这就是警察内部互殴。

不,这位刘海遮眼先生,911在日本行不通的,你给我打江户川先生的电话。


8

鉴于上一个这样子的对话的两个人已经结婚(双黑:?)生子(新双黑:??)多年。

立原小哥,你若是收到请帖,看在这么多年咱帮你送花送贺卡还差点被罗生门刺穿的份上,带我去蹭饭呗。


在吗老板在吗。
这个池子真的有老板吗)自闭

虽然50有点贵,但是为了爱情我冲了
我永远喜欢波纹战士.jpg

之前删掉的文有人私聊我说,觉得很可惜,啊……就,被他感动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人那么喜欢过我。
所以我把还能找到的文的存档翻出来了。
最后一次打扰tag.感谢我在侦探组tag 下遇到的所有小可爱们
我永远喜欢侦探组。只是,有点累了。
(以及我的文野相关居然有23万浏览了,真是吓到我了)

——————————————————
少了我最喜欢的乱坡画手太太的点文,因为放不下了,丢在这了。

  知乎体 人生中比较卑微的失恋回忆

  匿名用户

  刚参加完心选婚礼的我看到这个问题简直哭昏过去,不过我可能不是失恋,而是恋爱的花朵还没有萌芽就被踩死了。

  我的心选是高中时同班的男孩子。高中那会子都还没分化,喜欢上他也不是受什么信息素的影响,单纯喜欢他这个人。我本来打算分化之后就去和心选表白,结果高三一开学就被致命打击了。

  我们班新转入了一个跳级生,这本来没什么。但是让所有人惊讶的是,在老师询问谁愿意做新生的入班讲解员时,心选他主动站起来了。要知道我的心选可是一向有点冷漠啊不是,显得有些疏远从不会主动开口要帮别人的人啊。女人的第六感让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不过我也只能眼巴巴看着我觊觎了很久的座位被那个翠色眼睛笑容愉快的男生占领。

  姑且将跳级生称之为R同学吧。心选……就叫他P同学吧。

  当天上午我就险些被R 和P两个人的互动闪瞎。为什么两个男孩子能如此自然的趴在桌子上仅仅是互相看着彼此就笑的那么开心啊(卑微)如果不是其中一个是我心选的话我当场宣布他俩锁了好不好。

  “结果你真的跳级过来找吾辈了啊。”

  “当然啊,我想和P去同一所大学嘛。”

  北海道的水啊我的泪。但我还是坚信着他们两个是纯洁友谊的!(事后证明我当初天真的像个相信R相信了P说每天甜品店都打折的P一样)

  之后,身为这对神仙同桌的后桌之一的我承受了人类不应该承受的压力和闪光弹。(忍不住开始思考当初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并且还能继续喜欢P的)

  无论是课间休息时一定要挂在P身上的R,还是逐渐笑容变多明明在外面冷淡得不得了却一面对R就软乎乎的P,两人几乎是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看法,也就是还没分化了,要是一分化估计就直接标记→民政局了。

  不过那时我还抱走小小的幻想,你想啊,P和R都那么优秀,如果是两个A的话我不就有机会了吗。

  但我没想到,我们集体去领测试结果的那一天就是我彻底失恋的那一天。

  作为体育委员,我是最早拿到结果书的。P同学测试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个beta,R同学也是。不过他还未满18周岁,还有改变的可能性。我发完所有的结果,四处找寻那两个因为我私心而头几个拿到结果书的人。终于在槐树下找到了他们两个,说笑打闹的样子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攥紧了结果单踌躇着是否要上前。

  他们显然是要离开了。我终于还是决定跟上去,连尝试都不敢的话未免太过丢人。还没迈开步子,就被R同学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钉在了原地,他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里分明满含着警告意味,让我背后生凉,像是被毒蛇盯上的猎物。

  “R君,怎么了吗。”P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眼神从我身上一扫而过,“是体委啊,有事吗。”夹杂着不快意味的话语让我的恋爱心瞬间碎了一地。“……不,没什么,玩的开心。”我慌忙鞠躬后就跑掉了。我人生第一次的暗恋就这么结束了。
————————————————————

追答

  ?你们是魔鬼吗

  我失恋了为什么没人安慰我反而全是追问P和R近况的???

  要不是我现在是这对cp的粉头我当场就泪奔跑走给你们看啊喂!

  我成绩还不错,毕业后进入名流大学的法医系学习,正巧又和他们两个遇上了。上了大学以后他们两个更腻歪了,虽说P已经是我的前心选了但是看着他和别人卿卿我我果然还是好酸。

  前阵子R又分化了,或者说这才是他的正经分化。作为alpha我敏锐地察觉到班里多了一个不愉快的存在,但是那个存在很微弱,怎么说呢,就像是和平期的富士山吧。

  我一开始也没往R身上想,毕竟我们那个学校天才挺多,指不定是哪个大少爷呢。结果R私下里来找我了,问我知不知道班里谁的信息素是墨水味的。我:???都是alpha谁会没事闲的去闻别人的信息素啊?嫌和平生活太枯燥想打架吗?[对,我们班一个OMEGA都无,凄凄惨惨]

  我刚想耐下性子和他解释,结果仔细一分辨那味道明明是他身上的!这小子究竟是有多没常识……啊脑壳痛,想起来高中春游接到的“我不会坐电车迷路了,肯定要迟到”这种理直气壮的电话,虽说那次是P同学去接他了没有迟到……可恶脑壳更痛了还酸溜溜!

  那次我没和他讲多少就被P同学打断了。我是上了大学才知道P有写小说的爱好,不过他认为一般人都没那个资格读他的小说,有资格的是谁你们应该不用我说吧。他新写了书要给R看,我就很识趣地让出了空间。

  抱着沉甸甸的档案回宿舍的路上,我看见他们两个牵着手往男生宿舍走。这年头就算是ao恋都没见过他俩这么腻歪的。我恰柠檬。

  之后偶然在图书馆遇到过P同学,他卡文抓狂的样子简直颠覆了我先前对他的认知。路过听到他嘀咕这样低劣的文字才不能给R看的时候我险些又化身大山里的柠檬精,不过我一下子想起来R的信息素像谁了,这不就是沉浸在写作中的P身上的味道吗。

  果然我还是回到柠檬树吧。

  到了大概大四的时候,P才知道R原来是alpha,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交往很久了。作为表白的见证人兼职灯光师撒花瓣担当,我觉得我为了磕这对cp付出了太多必须给我发糖。还有R这个家伙居然扮猪吃老虎一直骗P他是B啊!你这个装Beta的小人!

  让P知道R是alpha那件事偶然又令我牙痒,当然这不是针对P 和R之间的任何一个,而是那个胆子不小居然敢堵他俩的alpha 。

  猝不及防被掀了马甲(或许不应该叫马甲,但是装beta 这件事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述)的R非常镇定,甚至马上拉住P的手表示他想吃甜点,然后P就稀里糊涂的点了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心里对于P那种反应真的是,有点麻木,似乎这个人只要是R相关都是接受良好并且100%朝好了想。我好酸,请问能给我安排一个这样的OMEGA 吗。

  今年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第四年,也是他们认识的二十周年纪念日(居然是青梅我一直以为是天降,丢人)我实在受不了他们的闪光弹就催他俩去结婚了。身为alpha 的我强行抢了伴娘的位置,这估摸着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能离P同学这么近的经历了。不过这也是看我为他俩做过这么多应得的贡献!反正我和R说他不让我当伴娘我就告诉P你早,就知道自己是个alpha这件事。(我居然有胆量威胁R了果然法医专业非常锻炼胆量啊)

  我由衷的祝福着他们,作为从高中看着他们走到一起的人,我希望未来也能在同一间警局,看见那个一身书卷气息的beta 黑发青年,看见那个翠色眸子笑的可爱至极的alpha 青年。

——————————————————

第二张太糊了我丢这了。

  有谁知道最近侦探组和双黑组究竟发生什么了吗

  侦探组赛高

  658赞 245评论

  我不请自来了。

  事实上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必须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毕竟咖啡加盐并不好喝,更何况还是带上了自己化妆品味道的盐水。

  距离上一条黑猫先生与乱步编辑的微博互动已经过了3个星期了。关于他们已经拆伙的言论现在已经在整个Q站传的快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即使我现在还顶着这个名字,我心里也有点没底。

  先来正面回复两个问题。

  第一,乱步先生是否和污浊先生搭伙了。

  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黑猫先生,他给出的答复是:并非同行,反倒更像是竞争对手。

  诚然,乱步先生和污浊先生在Q站一直都是以编辑的身份任职,两个人之间是纯粹的竞争关系。那么从黑猫先生给出的答复推断,他们两个应该并不是结为搭档。

  第二,污浊先生最近是否和乱步先生关系很好。

  是的,最近乱步先生基本上所有的微博动态最后都带上了污浊先生。而污浊先生往往会第一时间进行回复。而且,十分反常的一件事就是,黑猫先生最近没有回复任何一条乱步先生的微博,乱步先生也……

  说到这里眼泪掉下来.jpg

  但是,我坚决反对那些所谓的“看破真相者”的言论。

  我坚决否定黑猫先生和乱步先生是为了所谓的卖腐而组cp,搞笑吗?黑猫先生并不缺钱,而乱步先生的名气(尽管有些糟糕)也让他并不需要这样做,更何况……爱一个人的心是不可能伪装的。黑猫先生去年完结的那本《白鲸坠落之地》一书虽然是走着一贯的推理路线,却让无数读者高呼这明明是一本恋爱向的小说。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甜蜜味道唯有热恋中的人才能写出。(我恨,去年有多甜今年有多痛,9012年了,隔壁老双黑都发粮了,我家的正主怎么就突然淡了呢)

  如果非要我强行解释一下两人突然淡了的关系的话……大概我只能扯出《白鲸坠落之地》中的结局来安慰自己,也送给所有还怀念着当年侦探组的朋友们:

  他的小侦探踮起脚亲吻他的脸颊,在落日的余晖下,在海边,以坠落的纯白色的鲸鱼为背景。巨大的轰鸣将一切声音都掩盖了,无论是罪恶,是正义,是友情,亦或是,爱情。

  “有些事要结束了。有的事才要开始,或许我需要让你等上一段时间,你会介意吗。”

  “你知道吾辈永远不会拒绝你的。”

  “那,让我们的推理游戏稍微,稍微推迟一些吧。”

  他从来没赢过他的小侦探,输得丢盔卸甲,连一颗心都输了过去。可是他似乎又赢了,赢得了一颗世界上最骄傲,最璀璨的星星。

  我永远喜欢侦探组呜呜呜,不管如何我相信黑猫先生和乱步先生是不会拆伙的!!!!

  
——————————————————————————
  

  “歪,坡,你最近有没有看知乎啊。”含含糊糊的声音从听筒中穿出来,有些失真,可那上挑的尾音还是钩得坡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没有啊乱步君,是出什么事了吗。”对面传来的细碎声音听着像是某种啮齿类小动物,坡揉了揉不知何时跑到他膝盖上蹲着的卡尔的脑袋,在心里又细数了一遍寄去零食的日子。

  “虽然我觉得是没什么,但是社长打电话过来说这么支持我们的读者应该给他们一些回报才是。”

  是关于他和乱步君是否拆伙……啊,应当是那些还在支持他们的读者吧。坡想起前些日子在签售会上泪流满面但是还努力笑的灿烂并一再嘱托乱步君要给自己幸福的女读者,也有些无奈。指尖传来的刺痛让他回神,歉意地塞给卡尔一颗猫粮,惹来自家主子嫌弃地扭头。

  “吾辈知道了,这件事交给吾辈就好。”突兀想起前些日子微博上污浊君的暴躁言论,坡忍不住轻笑出声,“最近在那边还适应吗。”

  “当然哦。我可是世界第一的侦探。”无视了旁边友人“世界第一的侦探和适应外国生活有什么关系”的发言,乱步把最后一个和果子塞进嘴里,理直气壮地表示污浊你这家伙不明白侦探之间的感应也是正常的。

  “还有10天乱步就回来了,好期待啊。”

  “回去之后可要好好补偿我哦!”

  
————————————————————————————

  追答

  侦探组赛高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不是

  我现在战斗力爆表内心世界和平美好除了有核弹正在爆炸。

  你们猜刚刚怎么了?

  我下楼拿了个快递。众所周知Q站这个网站经常发一些调查问卷给读者所以我以为这次也是平淡无奇的问卷。

  结果那个快递沉的让我怀疑人生。

  不过我是谁,我可是手抗桶装水上四楼的女人。所以我成功地把快递搬回家了!

  然后,我就被巨大的幸福冲击了。

  满满一箱子全是黑猫先生的小说有没有呜呜呜,虽说我自己也入手了所有的正版和特典,但是这一箱子都是有乱步先生和黑猫先生签名的书啊)我泣不成声

  还有那张该死的明信片他该死的甜美呜呜呜那双交叠的双手肯定是乱步先生和黑猫先生的呜呜呜还有情侣对戒呜呜呜单身狗受到了暴击但是除了哀嚎之外心里满满的只有幸福啊

  “致侦探小姐: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吾辈会和乱步一起好好走下去的。

   黑猫”

  诸君拔刀吧,为了侦探组我还可以战100年呜呜呜正主亲自给我发粮了我还要什么啊我

我可以拥有好多好多一起吸铁肠先生的列表吗
我可以产不好吃的文给你呜呜呜

……懂了,我没加tag 所以没人看